世道变了

  曾经的华尔街是越有经验越值钱,现在的世道变了,越有经验越难找工作,一切都向着年轻化(junification)发展,30岁还可以转行,40岁就只能进退都尴尬。

  David Goldburg是一位55岁的分析师,来自高盛自营部门(prop desk)在金融行业有30多年工作经验,最近想换一份工作,去对冲基金。 见了好几位知名猎头,得到的回答都是以你的工作经验来说,身价太贵了,你的工资完全可以聘请2-3个年轻人,现在一切都向着年轻化转变。

  这只是华为街中年跳槽的一个缩影。现在的金融行业越来越像大数据挖掘,自动化交易方向转变,对冲基金的管理费用又高,很多分析师从基础的案头工作(paper work)到组建投资组合(portfolio)全包,这也反映了对冲基金的前景黯淡。

  过去3年里,倒闭的对冲基金数量比新开的要多400多家。

这就意味着不仅更多的人失业,也意味着这个行业现存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上周知名HF德米提· 巴利亚斯尼(Dmitry Balyasny)刚刚辞退125名员工,约占总员工的1/5。

  这就意味着不仅更多的人失业,也意味着这个行业现存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上周知名HF德米提· 巴利亚斯尼(Dmitry Balyasny)刚刚辞退125名员工,约占总员工的1/5。

  HF猎头公司 IDW Group人士主管 Ilana Weinstein表示:“如果你认为这是分析师之死,可能还不够深入,这可能是整个行业之死。”

  除了面对业内竞争,分析师还要接受外界挑战,主要是智能分析。硅谷软件公司Linedata Services就有35名数据分析师,给14家HF提供服务。

Linedata高级合伙人表示,由于资产大幅缩水,辞退员工是对冲基金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同样质量,但是价格却低很多的服务。

  Linedata高级合伙人表示,由于资产大幅缩水,辞退员工是对冲基金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同样质量,但是价格却低很多的服务。

  同时由于欧盟开始实施MiFID II,许多专门的分析机构也开始成立,一些投行或对冲基金的分析师挖掘出另一条就业道路:放弃研究某一个行业,转而投身到整个投研环境中。

  年轻的分析师则抓紧时间学习新技能,曾经任某投行的宏观经济分析师Quentin Koh看到数据分析逐渐取代传统分析师,在今年早些时候辞去工作转而学习编程。

  曾经金融书店里最热门的是财务分析、实战法则之类的,现在最受欢迎的是量化交易、计算机编程……许多大型投行也开始培养年轻一代懂coding的分析师,大摩在今年就强制要求旗下分析师必须学习编程。“如果不培养下一代,我们就得死。”

  这并不是说分析师这个行业陷入瓶颈,毕竟过去几年,资深分析师每年收入都高达至少6位数以上。但是对于想要实现职业抱负的分析师,现在确实是最糟糕的时机,他们可能永远成不了合伙人或者发行自己的基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Wind资讯。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侵权请联系QQ2091446029
上一篇:2019年投资什么?房地产都不被看好
下一篇:掌握这几点,开源想不成功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