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贷“收杠杆”满岁:助贷模式推动轻资产化

本报记者 李维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李维 北京报道

  导读

  去年底,监管层一则《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要求小贷公司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杠杆率。

  去年底的“现金贷”监管对小贷公司的ABS(资产证券化)出表的限制已经接近一年时间,而不少小贷公司的三季报业绩折射了这种尴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已挂牌新三板的36家小贷公司的2018年前三季度合计营业收入为9.44亿元,同比减少8.08%;合计归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仅为2.71亿元,同比下降达51.35%。

  虽然ABS回表等监管要求阻挡了小贷公司们的扩张脚步,而不少小贷公司则开始图谋助贷、平台化经营等新模式转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重庆海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海尔云贷)正在向平台化发展模式发起转型,一方面,其传统的资产包ABS的出表方式受到限制后,海尔云贷正在试图转型更加合规的助贷模式扩大业务规模。

  另一方面,海尔云贷也在从供应链金融向消费金融领域扩张版图,并通过自身差异化的金融科技建设,以其打造的“开放平台”为融资方提供更具定制化特点的产品,并在该平台中链接多项产业端要素,以扩张其业务规模。

  小贷的收缩潮

  去年底,监管层一则《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要求小贷公司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杠杆率。

  这一政策的出台直接掣肘了小贷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张。“信贷转让和ABS融资卖掉的资产一旦回表,小贷公司就无法达到监管指标,不少小贷也出现了资本金缺乏的问题。”北京一家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

  这一政策加之信用风险抬高下,不少小贷公司的营业收入出现了快速下滑。例如商汇小贷(833114.OC)今年前三季营业收入仅为0.23亿元,同比收缩超过5成,净利润则由去年的0.58亿元转为高达1.92亿元的亏损;阳光小贷(832382.OC)营业收入547万元,同比下降67.82%,净利润亦由正转负。

  此外,国汇、汇丰、晶都、日升昌、棒杰、泰鑫六家小贷公司的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也较去年同期下降超过20%。

  前述小贷公司负责人指出,去年底对小贷公司融资渠道“一刀切”实际上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错杀。

  “其实绝大部分小贷公司,做的是经营性贷款;现金贷微乎其微;资本金也是股东的,不能吸储,所以外部性风险也比较可控。”上述小贷公司负责人坦言,“目前一刀切带来的是小贷公司运营成本的升高,这就要求更高的放款利率,高利率的客户质量肯定也比较差,潜在的不良率也会形成较高的风险拨备,进而造成恶性循环。”

  政策的连环打击下,小贷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也随之出现下降。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今年前三季度36家小贷公司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已从去年同期的5.29%下降至4.30%,下降接近1个百分点。

  不过也有部分小贷公司的业绩呈现了稳定增长之势。例如宏达小贷的前三季度净利润从去年的0.57亿元增长至今年的0.74亿元,而营业收入也从去年的0.92亿元扩张至今年的1.2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其净资产收益率也在上述36家小贷公司排名首位。

  “一些小贷公司的资产质量如果相对较好,而且此前表外杠杆较低,仍然能够保持一定的增长。”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

  助贷模式崛起

  监管严冬持续近一年,不少小贷公司也在绸缪新的转型思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为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提供协助放款业务的“助贷模式”,正在成为部分小贷公司的转型方向之一。海尔云贷正是从事此类业务的小贷公司之一,不过在业务开展中,其亦通过实行科技、产业的并行发展,以推进其表外业务的新扩张。

  由于助贷业务不会对小贷公司的资本金形成占用,因而也被视为更加纯粹的轻资产业务。

  “ABS走不通了,我们正在换道通过链接资金端和资产端的平台化模式发展。”海尔云贷总经理汪传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助贷这个业务模式,只是平台化发展模式的业务之一,银行或者一些其他机构有资金的,他们不愿意花功夫做小微贷款,但又对这类资产感兴趣的,我们会帮助其获客,并提供技术、风险把控等服务,但资产风险最终要金融机构来承受。”

  一位接近海尔云贷人士指出,支撑其业务转型的,是海尔云贷的平台化的发展模式。“不少小贷公司都在向助贷模式转型,助贷的核心是规模和风控,而海尔云贷的路径则是通过整合产业、场景要素,提升风控能力和融资方的体验,进而扩大规模。”该人士称。

  而在助贷模式下,海尔云贷能够提供更加定制化的助贷方案。

  “我们不打价格战,依靠的是给对方定制更适合的融资方案,提高其周转率。” 海尔云贷IT负责人王艳波表示,“大多机构是就某一行业提供统一产品,这样有利于降低边际成本、做大规模,而不太可能因为你的具体需求来定制化地改自己的系统,因为每家企业财务的系统标准都不一样。”

  除业务发展模式创新外,海尔云贷的另一转型路径是着重在科技领域的发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海尔云贷在产业端多服务于行业的上下游企业,这显然将给体量更轻的小贷公司带来一定的尽调难度,而海尔云贷差异化的尽调方式是从行业链条中的核心企业展开尽调。

  “IT团队主动和业务、风控、财务、运营,一起面对问题,一起分析,研讨。” 王艳波表示,“一方面会配合进行数据真实性穿透性检查,另外一方面,和工作小组一起拟定具体的业务流程,提供合适的技术方案,并在其IT开放平台的推动下,向核心企业客户供给更具‘定制化’的信贷产。”

  王艳波透露,定制化的平台正是海尔云贷的优势,而科技的赋能则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IT团队的开放平台对流程效率的提升,直接为快速响应用户需求创造了条件。一个用户在云贷从提交申请到成功放款,会比在传统金融类机构节省十几天的时间。”王艳波说,“IT团队通过链接资源、数据,不仅赋能平台实现自动化和大规模作业,提升了产品运营效率、实现产业可持续发展、同时更满足了用户服务体验。”

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侵权请联系QQ2091446029
上一篇:小贷“收杠杆”满岁:助贷模式推动轻资产化
下一篇:东方资管:超额完成年内不良资产投放目标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