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最难的是把控心态不随波逐流

投资,最难的是把控心态不随波逐流

  ⊙杰里米·米勒

  1956年,巴菲特在纽约市为他的导师,也是价值投资奠基人——本杰明·格雷厄姆工作。格雷厄姆决定退休的时候,打算把他管理的格雷厄姆–纽曼合伙公司中的一部分赠予他这位最棒的学生,但是当时25岁的巴菲特选择了返回家乡。没过多久,应四位家庭成员和三位朋友的请求,巴菲特建立了一个新的投资合伙公司——巴菲特联合有限公司。但是,在同意接受他们的支票前,巴菲特要求与他们在奥马哈俱乐部共进晚餐,大家费用平摊。

  那天晚上,巴菲特给每个人发了几页法律文书,其中包含正式的合伙协议,同时他还告诉大家不要太担心这些文件的内容,他向大家保证不会出现意外。这次把大家召集起来是为了讨论一件在他看来更重要的事:投资基本原则。他已经把这份文件上的一系列原则用复写纸复写了好几遍,并仔细检查了每一个要点。

  巴菲特坚持拥有完全的自主权。他不打算讨论合伙公司究竟要做什么,基本没有告诉大家他实际持有股份的任何细节。他告诉大家:“这些基本原则就是我们的投资哲学,如果大家一致同意,我们就一起走;如果有人不同意,我也理解。”基本原则

  基本原则1:合伙公司绝对不向合伙人做任何收益率保证。按照每月0.5%利率提取资金的合伙人就是在提现。如果我们的长期收益率高于每年6%,合伙人的盈利金额会大于提现金额,合伙人的本金会增加。如果我们的收益率达不到6%,则每月的利息有一部分或全部是本金的返还。

  基本原则2:对于每月提取利息的合伙人而言,某一年我们的业绩没达到6%以上,下一年他们得到的利息会减少。

  基本原则3:我们在讲每年的收益或亏损时,说的都是市值变化,也就是年末与年初相比,按市值计算的资产变化。在任何一年中,我们所说的合伙公司的年度收益与应税所得额基本无关。

  基本原则4:我们这一年是盈利还是亏损并不能衡量出我们做得好还是不好。评价标准理应是同证券市场的普遍表现相比,我们做得怎么样,可以参考的标准包括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以及一流投资公司的表现等。如果我们取得的结果好于这些参考标准,那么我们这一年就干得不错,而不用去管我们是盈利还是亏损;如果我们比市场表现差,朝我们扔番茄也绝无怨言。

  基本原则5:虽然我认为5年是一个更加合适的时间段,但是退一步说,我觉得3年绝对是评判投资绩效的最短周期。大体上看,我们的合伙公司在未来某几年的表现会弱于道琼斯指数,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在连续三年或更长的时间段里我们的投资绩效表现糟糕,那无论是你们还是我自己都应该考虑一种更好的让资金保值增值的方式。但如果在牛市行情中这三年内引爆了大量投机,那么即便我们的投资回报率弱于市场,也要另当别论了。

  基本原则6:我不做预测股市涨跌或经济波动的事。如果你觉得我能预测出来,或者认为不预测就做不了投资,合伙公司就不适合你。

  基本原则7:我无法向合伙人承诺业绩,我能做出承诺并保证做到的是:

  (1)我们选择投资的依据是价值高低,不是热门与否。

  (2)我们在每一笔投资中都追求极大的安全边际并分散投资,力图将永久性资本损失(不是短期账面亏损)的风险降到绝对最小值。

  (3)我的妻子、子女和我会把我们的所有净资产都投在合伙公司里。

  那天晚上,受邀到奥马哈俱乐部的人全都签了字,巴菲特收了他们的支票。之后,每当有新合伙人加入,巴菲特会带着他们每个人都仔细地过一遍上述基本原则。然后,每年他会发给每位合伙人一份更新过的文本。

  在以后的数年里,巴菲特在一系列信件中向这一小群逐渐壮大的追随者报告他的业绩表现,讲述他的操作。他把这些信件当成教学工具,来巩固和发展基本原则背后的理念,讨论他对未来业绩的期望,对市场环境作出评价。最初,这些信件是每年写一封,但是后来有很多合伙人抱怨“一年一封信总要盼很长时间”,他就开始至少每半年写一封了。

  这些“致股东的信”按时间顺序记录了他的投资理念、投资方法,同时及时反映了他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任职前的状况,后来的情况显然更加广为人知。合伙公司时期他在投资方面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成就,甚至可以和他在伯克希尔的业绩相比肩。

  虽然他预计每年收益会出现涨涨跌跌,但是他认为获得高于道琼斯指数10%的收益率在3至5年的考察期间里是可以实现的,这也正是他设定的目标。

  他的业绩远远好于此。他一直都能超越市场指数,从来没有哪一年亏损过。整个投资期间,除去各项费用后,在他的管理下,合伙人的资本实现了将近24%的年复合收益率。这段早年经历中有几年是他投资生涯中收益表现最好的时间。

  对各类风格的投资者来说,不论是新手还是业余投资者,抑或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巴菲特在信件中的评述都是经久不衰的经验总结,这些经验指引着大家。它们涵盖了一系列长期受用且相当有效的原则和方法,从而避免了当今(或者任何时候)市场上充斥的各类潮流和技术性陷阱。尽管这些经验中确实包含那类符合老练的专业人士胃口的复杂分析,但这些信件也是巴菲特亲自撰写的投资入门手册——信中介绍的方法大多是基础常识,应该适合每个人阅读。

  致股东的信及其中的智慧第一次在本书中得以完全引用,其中包含了一些特别基础的原则,比如他在多数人抛售时反而吃进的反向分散化投资策略,他对复利近乎神圣的崇拜,以及他的保守型(与传统型截然不同)决策制定过程。信件中还包括不同类型的投资方法,诸如低估值型、套利型、控股型,这是他的三类首要“运作策略”,这些策略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展成有趣而重要的方式。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信件具有重大价值,因为它们记录了一位手中最初只有一小笔资金的年轻投资者在成功过程中的思维模式——投资者可以采纳并运用这种思维形式,在自己深入市场探险的过程中获得长期成功。这些信为以长期价值投资策略为导向的人们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尤其是在市场动荡时期,当我们容易聚焦于使用数倍杠杆的短期投机行为时,这种长期有效的投资策略更加显得难能可贵。信中展现的稳健性和自律性原则不会受时间影响,这一直都是巴菲特成功的基石。

  如果年轻的巴菲特在今天建立起他的合伙公司,毫无疑问,他会取得同样巨大的成就。事实上,他保证自己仅仅用今天的几百万美元就能获得50%的年收益率,这是不容置疑的。用小笔资金实现这么高的收益率在数年以前可以实现,现在也一样可以,因为他是一个精明的投资者。而且市场依然不能有效调节,对那些不知名的小企业来说更是如此。然而,只要股票继续如此不长记性,由于投资者的恐惧和贪婪导致股价波动,任何一个进取的投资者只要投资思路合理,就有机会获得相当好的收益。

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侵权请联系QQ2091446029
上一篇:100万人民币在世界各国能买什么房子?
下一篇:再小的个体,也有享受优质理财服务的权利